您的位置:中曹信息门户网>健康养生>博万通是什么游戏 赣南游击惊心动魄时刻:项英险中计,陈老总目光如炬,救了军队

博万通是什么游戏 赣南游击惊心动魄时刻:项英险中计,陈老总目光如炬,救了军队

2020-01-11 19:00:59 作者:匿名 阅读量:3078

博万通是什么游戏 赣南游击惊心动魄时刻:项英险中计,陈老总目光如炬,救了军队

博万通是什么游戏,1934年10月初的一天,住在于都县城北门外何屋的毛主席收到一张9月29日出版的第239期《红色中华》。头版头条为洛甫(张闻天)写的社论《一切为了保卫苏维埃》,这社论赫然映入他的眼帘。文中写道:“……为了保卫苏维埃,粉碎5次‘围剿’,我们有时在敌人优势兵力的压迫下,不能不暂时的放弃某些苏区与城市,缩短战线,集结力量,求得战术上的优势,以争取决战的胜利……”

这时的毛主席早已被博古等人排挤出红军决策中心,他是在9月中旬从瑞金云石山云山古寺出发,经小密、黄龙和梓山来到于都的。于都县城北门外的何屋其实就是赣南省苏维埃政府驻地。毛主席从报纸上觉察出了中央和红军的处境相当不妙,红军准备要撤离中央苏区了,可是,往哪儿撤?报纸上却没有指明,可见,共产党、中华苏维埃、红军主力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危难关头。

作为共产党员、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毛主席当然不能置身事外,他赶紧提笔写信,向党中央、中革军委申述个人的意见。信中这样写:“党中央、中革军委:顷读《红色中华》第239期社论《一切为了保卫苏维埃》,读毕思之,心情极为沉重。关于党中央、红军主力撤离中央苏区后,何去何从?至为关注。以我之见,红军主力宜向湘赣边,机动灵活运动……”

毛主席还在信中明确提出,自己要留在中央苏区,可以把中央机关的老、孕、重伤员等留下交给自己照顾,同时要求把罗炳辉及跟随他上井冈山的“湘东嫡系”红九军团第二十二师也留下。

这封长信写好,毛主席又反复检查了好几遍,才郑重其事地装入信封,在信封上写下:“十万火急,速送党中央、中革军委。内详。”然后,交给苏维埃中央政府文书科长黄祖炎,叮嘱他立即派人骑马急送瑞金,务必要在次日上午10时半以前面交中央政治局博古亲收。

周恩来从博古处看到了这封信,知道毛主席打算不参加长征,急得不行,当日冒雨策马赶往于都劝说毛主席。

这天的促膝长谈一直延伸到掌灯时分,最后,毛主席终于改变了主意,同意随大部队转移。

也幸亏毛主席随队长征,才有后来遵义会议、四渡赤水河等等一系列力挽狂澜、扭转危局的壮举,使红军重新回到革命的正轨上,为日后的解放事业奠定了基础。

毛主席没有留下,但总得有人留下主持苏区中央分局的工作。

经会议讨论,最后,留下的人是陈毅、项英等领导。

红军主力已经转移,苏区地域不断缩小,到了1935年元月,陈毅、项英等人带着未能参加长征的老弱妇孺退入荒山密林打游击。

游击期间,国民党当局反复对游击根据地进行“清剿”和严密的经济封锁。

在这种严酷的斗争下,又加入深山老林实在艰苦,红军内部的少数人感到前途渺茫,对革命产生了动摇,经不过国民党军高官厚禄和诈降,脱离了队伍,投向了敌人。

这其中,出现了一个最大的叛徒——龚楚。

龚楚,曾用名龚鹤村,广东乐昌人,参加过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等三大起义,是井冈山创立时的前五个委员之一。人们甚至视他为红四军的创始人之一。红军开始长征时,龚楚任中央军区的参谋长,地位相当高。

然而,在革命悲观主义的笼罩下,龚楚做了逃兵,变节投敌,成为了——“红军第一叛将”。

1935年2月,龚楚奉命率领红二十四师的七十一团(约9个连700余人),从于都南部突围,经南康、油山、大余、北山等地,转移到粤北乐昌、湘南宜章附近,因屡屡受挫,便心生绝望,向广东军阀陈济棠投降,化身为国民党反动派绞杀革命的一条走狗。

龚楚在叛变投敌时,亲手打死了与他一同从敌人包围圈里冲杀出来的七十一团政委石友生,以作为他向敌人卖身投靠的见面礼。

但,龚楚始叛变之事,党中央并不知道,陈毅和项英也被蒙在鼓里。

急于向国民党立功交“投名状”、表忠心的龚楚就想方设法诱捕游击队。

龚楚最想抓到的人就是项英和陈毅。

他对广东军阀陈济棠说:“现在赣南的游击队里,官最大的就是项英、陈毅。而项英、陈毅就在南雄、大余一带,这是分手时项英亲口告诉我的。项英是高度近视眼,夜间看不见路,陈毅腿负重伤,不能走路。我有办法把他们搞到。”

陈济棠大为高兴,认为只要抓住了项英和陈毅,则南方游击队群龙无首,就会很快解散,封龚楚为“剿共少将游击司令”,。

1935年10月中旬,龚楚跟敌赣湘闽粤第六绥靖区纵队指挥官余汉谋定下计策,由他带领他那支卫队伪装成“红军游击队”在去北山的天井洞上和已经被余汉谋收编的土匪周文山部开战,上演一出“打国民党军队”的丑剧,以招徕北山的红军游击队。

龚楚和余汉谋的双簧戏演得很成功,当周文山的土匪败退,在天井洞一带活动的红军游击队高兴得不得了,他们以为大名鼎鼎的龚楚真的带着红军七十一团打回来了。

驻扎在天井洞一带山上的红军游击支队支队长兼政委是贺敏学,他高高兴兴地带着部队去见龚楚。

龚楚本来还想通过贺敏学引出陈毅、项英的,但看到贺敏学有了警惕之意,便先发制人了。他把贺敏学带来的人围起直接开火。总算贺敏学见机得快,边开枪还击,边往后撤退,在身中三弹后,从山上滚下,受了伤,没死。其他人都被杀掉了,一个都不剩。

血案过后,龚楚给陈毅、项英写了信。

龚楚称自己率领红七十一团九个连已到达了湘南,并扩大了游击区。

项英读了信,一迭声叫道:“嘿!太好了!老龚带了队伍回来了!有希望了,我们不再是孤军作战啦!”

陈毅却异常冷静,分析说,龚楚是湘南游击区的主要负责人,游击区既然扩大了,游击队也发展了,他怎么不顾“大好形势”,扔下游击队,又带小股部队来这里向咱们“汇报”呢?

陈毅清楚龚楚的为人,提醒项英说:“不对头啊,龚楚写给我们的怎么这么客气啊?他还是我们的领导哩。而且,这个龚楚,以往在井冈山除了毛主席,彭德怀,别人他都没放在眼里的,傲得很。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谦虚了?我们现在的力量这么弱小,我们现在算什么?值得他这么客气?我们得担心啊。”

最后,陈毅劝项英说:“主力红军已撤走了,苏区都被国民党占了,我们先看看再说,别着急跟他联系。”

这样,项英、陈毅就没理会龚楚。

1935年10月20日,龚楚摸清了项英、陈毅等人的驻地,就带领粤军气势汹汹地前来“抄剿”了。

说来也巧,半路上,龚楚遇上外出采购粮食和物品的侦察班的吴少华、丁上淮等5人。他便哄骗吴少华等人说自己是刚从湘南根据地回来的,要吴少华等人带路去见项英、陈毅。

吴少华识破龚楚的阴谋,在到达营地前抢先登山,通知哨兵鸣枪报警。

项英、陈毅等听见枪声后迅速转移,躲过了这一劫。

这就是载入史册的三年游击战争中赣粤边的“北山事件”。

“北山事件”发生,项英、陈毅不得不将指挥机关向油山转移,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

在那段弹尽粮绝、无中央指示、无人民支持的艰苦岁月里,陈毅仅靠半盒土油就治好了大腿的枪伤,熬过了三年地狱式的游击战,保存了老红军骨干,在国共第二次合作时,江南八千子弟兵组成新四军,开赴抗日前线。

龚楚也在国民党军队中开始了他的军旅生涯,国共第二次合作期间,他任第5战区孙连仲部上校参谋处长,后历任第7战区少校参谋、第4战区第46军少将参谋长等。日军西犯武汉,龚楚奉命驻守徐州以西的陇海铁路,阻止了日军的前进。此后,日军侵入广东,龚楚出任第7战区第1纵队抗日游击司令,与日军激战于木壳岭,歼敌甚多,保卫了韶州的安全。

抗战胜利后,龚楚曾任徐州市市长、广东省参议会议员、广州行辕高参、广东仁化县县长、广东省第4区(北江地区)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等。

1949年10月,人民解放军打到了广东北江,龚楚深知国民党大势已去,遂率部下山投降,随后被送到韶关北江军分区交代问题。

这年12月,四野大军兵临海南,考虑到海南国民党守将是龚楚的同乡薛岳将军,为了减少伤亡,时任广东省省长叶剑英派龚楚去策反薛岳。龚楚拍着胸脯满口应承,但稍获自由,就潜入香港不出,此后在香港“隐居”起来了。

解放后,隐居在香港的龚楚非常落魄,为谋生计,不得不靠写回忆录赚取稿费渡日。

龚楚出版的作品有《我与红军》、《龚楚将军回忆录》。

上世纪80年代末,“两高”宣布:因时间超期,不再追诉前国民党军政人员在建国前的犯罪行为。龚楚得以“按照国民党中级军政人员接待来往”的待遇回到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