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行业 > 内容
受贿160万却退赃220万 贪官如此赎罪是为什么?
2019-09-10 14:10:38 来源:瓜洲寨面网  作者:
关注瓜洲寨面网
微博
Qzone

官员“退赃”的新闻,近年变得多见起来。这其中显然有“两清”的考虑,也可能有悔过的因素。但人们需要警惕的是,部分官员的“退赃”也可能是逢场作戏。迫于某种压力,他们“退”得心不甘情不愿;而一旦风头一过,他们不仅会要回“自认为属于自己的好处”,甚至还将变本加厉,继续攫取更多的好处。

在不少受贿案的司法判例中,我们经常会看到关于案发后“退缴全部赃款”或者“亲属主动为被告人退缴赃款”的论述。这些一般会被法院认为属于法定或酌定从轻处罚的情节。那么,“案发前”的退赃行为,到底属不属于脱罪的理由?从法理上讲,“两高”于2007年发布的《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中就已经明确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受贿后,因自身或者与其受贿有关联的人、事被查处,为掩盖犯罪而退或者上交的,不影响认定受贿罪”。也就是说,“积极退赃”是一回事,“违法事实”是另一回事。即便在案发前“退赃”,法律也绝非拿他们没办法。

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落实尚不到位,对案件查处领导支持不力,对房屋出租管理混乱等问题不闻不问,干部管理存在薄弱环节。“四风”问题依然存在。办公用房、公务用车整改不到位,违规吃喝仍然存在,公款旅游和奢靡之风禁而未绝。个别已调任外单位的领导干部违反规定仍长期占用原办公用房。对重点领域、关键环节管控不力,存在较大的廉政风险。住房建设分配缺乏集体决策,个人说了算;国有资产管理特别是房屋出租管理混乱,国有资产收益流失严重;财务管理存在漏洞,对审计发现的问题整改不力,支出、报销不规范,假发票问题严重。

记者4月30日来到富源学校采访是否存在“高考移民”问题,学校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以深圳市教育局公布的调查结果为准。

“小岗村当年的创举是我国改革开放的一声春雷”——2016年4月25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小岗村“当年农家”院落的大包干签字室时这样称赞。他察看当年的茅草屋,了解当年农户们商量搞大包干在这里签字的场景,叮嘱要好好记住这段历史。

人们需要警惕的是,部分官员的“退赃”也可能是逢场作戏。迫于某种压力,他们“退”得心不甘情不愿;而一旦风头一过,他们不仅会要回“自认为属于自己的好处”,甚至还将变本加厉,继续攫取更多的好处。

记者从仓山监狱获悉,案发时间为下班时间,陈某与李某在停车场发生争执后该案发生,120赶至后陈某因失血过多不治身亡。而李某被警方带走。

今年6月,河北省承德市政协原副主席周义强因受贿160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万元。根据后来的裁定书显示,由于曾被纪委调查过,心虚的周义强于2014年下半年先后多次把共计220万元受贿款退还给行贿人。他还在“还钱”时对行贿人表示:“现在形势挺紧,就当咱们之间送钱的事儿没有发生过,你把这钱拿回去。”而至于为何要多退60万赃款?在周义强看来,“拿这些不该拿的钱很后悔……不想沾人家的光,只能多退不能少退,想和人家两清”。

当然,受贿的犯罪事实,是永远都“抹平”不了的。从周义强的动机来看,其退赃甚至“不惜成本”多退并不是出于心甘情愿,而是在纪委介入调查之后,面对巨大压力的心虚之举。通过退赃,周义强与行贿人之间似乎实现了“两清”,但作为公职人员的受贿事实是无法抹去的,他与人民和法律之间,也就没有那么容易“两清”。

但其实,周义强如此“慷慨”,还是为了堵住行贿人以及已经落马的“同绳蚂蚱”的嘴。据其本人后来坦诚,自己受到“多退些息事宁人”心理的影响,向行贿人之一蒋某的家属多退了一倍的赃款——那之前,已被纪委立案调查的蒋某曾放话,“我现在被判刑了,家里不好过,我不好过就都别好过。”

海南省海口市原副市长李杰,就是一个典型。那年,也是听到“风吹草动”后,李杰立即退回了所收受的好处费——两个月时间内,他把200万元退还给了行贿人,同时还“关照”对方:“如果有关部门找你了解情况,不可说送过我钱。我要真出了事,你也跑不了。”过了一段时间,看上去“风平浪静”了,李杰竟又迫不及待地打电话给行贿人,问对方“讨回”了这200万元。当然,没有同行贿人“两清”的李杰也逃不过法律制裁——总共受贿900万元的他,被判了11年。

2015年3月25日,日本海上自卫队最大一艘舰艇正式下水服役,这艘舰船的排水量已超过第二次世界战争时日本帝国海军所操作的飞龙号航空母舰,也超过了当下一些国家的轻型航母,它的名字就是前面提到的“出云”号。

在一个亲子关系很好的家庭里,没有一个孩子会做出弑亲行为。也就是说,因为亲职教育严重失败,出现了亲子矛盾难以调和,比如父母对子女过度冷漠或过度控制,才会发生这样的极端惨案。

改行之后的周有光到北京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参加拟定拼音方案的工作,该方案于1958年正式公布。而这段“改行”的经历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既来之,则安之”。“这个‘安’不是安静的意思,是要认认真真工作。改行要真正改行,就要深入语言学和文字学的研究。一直到今天,我都没有离开这个机构。”

而无论周义强还是李杰,案发前的“退赃”行为,本质上也不是真心悔过,而是某种看风向、避风头,企图逃脱惩处的“障眼法”和“小伎俩”。他们终究还是付出了代价,这对所有手握权力、身居要职的人来说,都是一个重要的提醒:有些事,一旦做了就再不可能回头、再没有后悔药吃。与其指望事后“两清”“自保”,还不如从一开始就管住自己的手,保持“真清”,才是王道。

一桩半年前的“旧案”,近日被媒体重新翻出——

十九大报告中第一次明确提出“推进合宪性审查工作”,其实是把宪法实施、提高宪法权威这个目标,通过具体的制度来落实。

同时,高翔表示,劳动保障部门及社会保障机制,也应及时撑起一把庇护弱势群体的保护伞,特别是一旦出现工伤纠纷,司法机关应严格按照相关规定,及时做出公正裁决,竭力维护好劳动者的合法权益。

上一篇:湖南东安:“手绘地图”里的扶贫线路
下一篇:中领馆:2017年共有49名赴泰中国游客涉水死亡